快捷搜索:  

如果岛上气候稍微不那么湿热一点点,我就想移民过来了

原创 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 Local本地2022年8月5日 海山乡虹田村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
2022年8月1日,浙江省玉环市旅游集散中心暨海山文化活动中心运营单位Local本地组织的(de)驻地调研团队(tuandui)(dui)抵达海山生态旅游岛,标志着启动。此计划是(shi)为创建(jian)以“地方记忆+”为主轴的(de)中国“山海美学”艺文集合空间,开始挖掘地缘历史,整理地方记忆,研究海岛文化,创作海岛艺术的(de)系列工作。
这是(shi)一场未曾期待过的(de)小岛生活——本以为是(shi) “调研”,没想到是(shi)一头扎进了海岛的(de)生活里去,上岛十天后,一位伙伴说,如果岛上气候稍微不那么湿热一点点,我(wo)就想移民过来了。
海边的(de)日子,并不是(shi)刻板印象中的(de)阳光海滩,而是(shi)一片片的(de)红树林,沙滩上听见人(ren)声就停止跑动的(de)成群结队(dui)的(de)膏帮蟹,下午四五点钟在滩涂边捉鱼收牡蛎的(de)岛民阿姨——在滩涂边收到一小桶牡蛎就邀请大家去家里吃晚饭的(de)岛民阿姨。
渣洋洋
中国美术学院创新设(she)计学院社会与策略研究所
来之前就从伙伴的(de)口中听说了当地人(ren)民的(de)热情好(hao)客,到达后更是(shi)得到了村民们(men)无微不至的(de)照顾,让我(wo)这个在城市中长大的(de)年轻人(ren)深深地体会到了质朴、纯真、单纯的(de)情感。这里的(de)一切都让人(ren)觉得触手可及,云朵仿佛近在指尖,人(ren)和人(ren)之间的(de)关系也脉脉相通。我(wo)们(men)来到岛上用不同的(de)手法、不同的(de)视(shi)角记录和回溯海山的(de)现状与历史,在梳理的(de)过程中不难感受到海岛强劲的(de)生命力和独特的(de)吸引力,让我(wo)们(men)在探索和挖掘的(de)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兴奋的(de)状态。
最令我(wo)印象深刻的(de)便是(shi)岛上的(de)石屋,石屋最初的(de)建(jian)造是(shi)为抵御台风侵袭,村民们(men)多以石头为主要材料修建(jian)房屋,随着时间(shijian)流逝,有些石屋已经破旧不堪或即将拆除......我(wo)们(men)正在用自己的(de)方式记录和呈现包括石屋在内的(de),岛上痕迹。2022年8月9日 蒲岐巡检司(si)遗址瞭望台 ©渣洋洋2022年8月9日 南滩村一座石屋 ©渣洋洋
周新宇
中国传媒大学节目策划与创作专业(ye)研究生在读
作为一个在西安出生长大,在北京学习工作的(de)北方人(ren),第一次有机会在南方海岛生活这么久,有很多不适应,更多的(de)是(shi)惊喜。第一天傍晚到达时就被海边的(de)夕阳惊艳,我(wo)们(men)住进岛民家里,一下子从来调研的(de)学生变成了当地人(ren)的(de)一员。
这里的(de)海边与我(wo)们(men)想象中不同,不像一般旅游度假的(de)景区而更有生活气息。海边没有沙滩和游客,只有在阳光下挖牡蛎的(de)阿姨,在自家门口晒虾的(de)大叔,和滩涂上栽种的(de)一片又一片红树林。岛上老人(ren)很多,我(wo)们(men)似乎是(shi)这里唯一的(de)外来人(ren),方言都不能完全听懂,却受到了我(wo)们(men)自己都没想到的(de)优待。经常和岛民聊着聊着就进屋吃虾、吃螃蟹、吃西瓜,每天去吃饭的(de)饭馆阿姨后来总是(shi)除了做好(hao)的(de)饭又端出一盘玉米、葡萄、咸鸭蛋给我(wo)们(men)吃。
我(wo)在岛上拍照片和视(shi)频(pin),拍风景、拍房子、拍动物、拍食物、拍人(ren),看到什么都拍。岛民也完全不抗拒我(wo)的(de)镜头,聊几句就会对(dui)着镜头露出笑脸,甚至愿意带我(wo)们(men)走进他(ta)们(men)家里,或者进屋拿出老照片、老物件给我(wo)们(men)看。和岛民的(de)沟通方式也很神奇,因为方言比较难懂,写字反而成了更有效的(de)沟通方式,我(wo)们(men)总是(shi)会请受访者把自己的(de)名字写在纸上。在和9岁的(de)潘意晋弟弟聊天时,他(ta)也让我(wo)们(men)把自己的(de)名字写给他(ta),结果我(wo)的(de)字比他(ta)的(de)看起来更像小学生。
在岛两周,肚子里填满了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多的(de)海鲜,也慢慢闻惯了海风里咸腥的(de)气息。
在像《稻香》mv里一样的(de)水稻田边的(de)小路上,紫月骑着小电动车载我(wo),风从耳边吹过,紫月说“没想到我(wo)的(de)26岁的(de)夏天,你(ni)的(de)22岁的(de)夏天,我(wo)们(men)是(shi)这样度过的(de)。”
我(wo)在心里说,夏天要过去了,留下什么,我(wo)们(men)就变成什么样的(de)大人(ren)。2022年8月1日 海山收费站入口处 ©周新宇2022年8月3日 黄雪娣阿姨家,她(ta)的(de)儿子谢序荣弟弟教我(wo)们(men)吃蟹 ©周新宇8月4日 杨苏琴奶奶家,她(ta)的(de)孙子潘意晋弟弟和他(ta)的(de)父亲 ©周新宇8月4日 潘意晋弟弟为我(wo)们(men)写下他(ta)和奶奶的(de)名字,也叫我(wo)们(men)为他(ta)写下自己的(de)名字 ©周新宇2022年8月5日 吴兴法老人(ren)和叶玉凤奶奶 ©周新宇2022年8月8日 胡松梅爷爷家 ©周新宇2022年8月8日 虹田村骑电动车 ©周新宇
周紫月
西安交通大学新媒体与社会治理专业(ye)博士研究生在读
我(wo)刚抵达海山时,它(ta)朴实的(de)像一个被都市孤立的(de)小孩。海对(dui)面是(shi)高耸林立的(de)大厦,而这边却是(shi)一排排簇拥的(de)白色房子。我(wo)们(men)一群人(ren)坐在环海排档里吃着晚饭,桌上摆满了岛民们(men)爱吃的(de)虾和贝类。作为一个吃惯淡水鱼的(de)江西人(ren)尝了一口虾,居然是(shi)咸咸的(de)海水味。
如果说白天的(de)海山是(shi)洒在碧蓝海面上的(de)一簇日光,夜晚则寂静的(de)如同一条沉睡的(de)鱼。第二天我(wo)们(men)便开启了调研的(de)工作,我(wo)主要负责访谈,打开录音,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被采访人(ren)的(de)名字。我(wo)预想过它(ta)依旧是(shi)一个规律定量的(de)过程,但这一切都被岛民的(de)真诚和有趣一点点地敲碎。在第一次访谈结束回去的(de)路上,我(wo)摄下海山的(de)夜晚,期许它(ta)是(shi)即将探访的(de)梦。
我(wo)开始好(hao)奇,海山究竟是(shi)一个什么样子。从史料记载上,了解到它(ta)是(shi)一个经历过历史悠久变迁、文化包容性极强的(de)移民岛屿,在地图上与温州隔海相眺,也是(shi)浙江省第一个滩涂湿地保护区。在岛民的(de)记忆中,它(ta)被刻画成一个内心无法割舍的(de)故乡,即便离开最终也要回来。而我(wo)是(shi)一个突然闯入的(de)外乡人(ren),还没有看见它(ta)真正的(de)样子。
直到有一个下午,我(wo)坐在门口的(de)台阶上乘凉,有一对(dui)年迈的(de)老夫妻从我(wo)面前路过。他(ta)们(men)慢悠悠地往前走,走了没几步又返回来。夏天的(de)风吹起奶奶的(de)碎花小衫,爷爷左手腕上的(de)银色表带在日照下一闪一闪的(de),周围停放着不用拔钥匙的(de)电瓶车,隔着整修的(de)街道是(shi)一所大面积涂满黄色的(de)幼儿园。这一瞬间,我(wo)像是(shi)被摄取了灵魂。或许这就是(shi)海山的(de)样子,被无数个那些无关过去和未来,却又难以拾回的(de)“瞬间”所拼凑,被人(ren)与人(ren)之间细碎的(de)真诚与浪漫所堆积。在我(wo)眼中,海山是(shi)一座看不见的(de)岛屿,你(ni)来了就不想离去。2022年8月8日 海山乡南滩村 ©周紫月2022年8月3日 海山乡虹田村 ©周紫月2022年8月7日 海山乡海山村 ©周紫月
Sherry
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在读
在高度文明化的(de)智能时代,信息超载,自我(wo)与他(ta)人(ren)之间仿佛存在着不可逾越的(de)隔膜,人(ren)与周围环境完全疏离,大量信息流远远超出个人(ren)的(de)处理能力。我(wo)想尽办法离真实的(de)生活近一点,离二手信息远一点,所以喜欢上了在不同国家、地区调研与旅居——我(wo)认为艺术创作者对(dui)环境、地貌、自然变迁、风俗习惯、历史古迹,时代特点的(de)理解需要与人(ren)类生存痕迹和文化线索相结合,才能创作出属于自己的(de)艺术作品。
在茅埏岛海山乡,有一群八九十岁的(de)阿公(gong)阿婆,他(ta)们(men)讲着我(wo)们(men)听不懂的(de)方言,却仍旧可以通过表情、肢体语言传达他(ta)们(men)的(de)善意与热情,他(ta)们(men)是(shi)一个个真实的(de)离我(wo)们(men)很近的(de)人(ren)。这与智能化的(de)当下,隔着屏幕敲着键盘联络的(de)情感截然不同,它(ta)是(shi)直接的(de)、不需解读的(de)情感——或许这就是(shi)我(wo)想用画笔记录的(de)。这样的(de)感受想要被观者理解,一方面是(shi)创作者的(de)真诚表达,另一方面是(shi)作品诞生后与观者的(de)“沟通”过程,这个过程是(shi)不同身份,不同立场的(de)人(ren)与作品之间产生理解的(de)过程,是(shi)消除种种隔阂的(de)过程。
我(wo)愿称在岛上的(de)创作过程为实验性的(de)绘画,因为不仅仅是(shi)“绘”,更多的(de)是(shi)在用画笔做生活和文明变迁的(de)记录者。创作结果或许有好(hao)坏优劣,但创作过程与灵感来源并无高下之分,如果能通过这样实验性的(de)创作过程让观者理解被记录者的(de)生活方式,无论作品呈现结果如何,都记录着这座小岛千百个不同人(ren)的(de)真切瞬间。2022年8月7日 海山乡海山村 我(wo)为具王花阿姨画画 ©周新宇2022年8月5日 海山乡虹田村 我(wo)为不好(hao)意思牵手合影的(de)吴兴法叶玉凤夫妻画画 ©周新宇2022年8月8日 海山乡虹田村 我(wo)们(men)在红树林写生 ©周新宇
ZDS
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在读
第一次以“艺术介入”的(de)方式参与到乡村振兴的(de)项目中来,和一群不同学校、不同专业(ye)、不同领域的(de)伙伴一起在这座小岛“玩”艺术,这是(shi)一件非常神奇的(de)事情。与以往写生不同,在这样一个需要挖掘历史和文化的(de)小岛,我(wo)所做的(de)艺术创作不再只是(shi)描绘自然,更多的(de)是(shi)用艺术的(de)方式研究与记录海山历史之美,在创作中,我(wo)比以往加入了更多的(de)真切的(de)感情。
在此次驻岛计划中,我(wo)将利用速写、版绘、油画、蓝晒、版画拓印等多种创作方式,基于在地的(de)自然环境和人(ren)文建(jian)筑取材,最终通过多种材料和艺术表现形式,甚至邀请村民一起创作、记录茅埏、横床、茅坦、大青、小青等九个岛屿的(de)真实样貌。2022年8月8日 海山乡虹田村 ©ZDS2022年8月9日 海山乡南滩村 ©ZDS2022年8月9日 海山乡 具王花奶奶家的(de)水井 ©ZDS2022年8月7日 海山乡 路边小推车 ©ZDS
刘雨沛
陕西师范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方向博士研究生在读
玉环之“环”,在我(wo)的(de)想象里是(shi)莎士比亚《暴风雨》的(de)选段:我(wo)们(men)就是(shi)/梦幻所用的(de)材料,一场睡梦/环抱了短促的(de)一生。一定有人(ren)的(de)一生在这里无憾度过,就像上岛第一天拿自己晒干的(de)对(dui)虾给我(wo)和永慧吃的(de)吴叔,他(ta)说他(ta)不想去外面,还笑着问我(wo)是(shi)哪里过来的(de),怎么不知道对(dui)虾是(shi)什么种类,还说第二天可以继续去找他(ta)吃虾——我(wo)们(men)果然去了,吃完了吴叔一盘虾。
五亩田古树下都是(shi)打牌的(de)阿公(gong)阿婆,我(wo)的(de)方言没学好(hao),“阿公(gong)阿婆”四个字最后也没叫出来,只会一直笑,看着阿公(gong)阿婆的(de)眼睛笑。红树林湿地的(de)海边有一个角度很像圣安德鲁斯的(de)海,但放在取景框里又觉得不像了,没有拍。可能走过的(de)路就是(shi)答案,并不是(shi)终点才是(shi)要追寻的(de)。
不管这世界如何变化,人(ren)与人(ren)的(de)相处总有些不变的(de)准则,它(ta)能支撑我(wo)们(men)到任何一个地方“驻地”,和任何语言的(de)人(ren)们(men)沟通。紫月擅长调研文字,新宇的(de)照片拍的(de)很好(hao),永慧的(de)设(she)计思路很棒、甚至还可以拍照和聊天,赵佳豪的(de)画给了一件件老旧器物新的(de)生命,雨洋将努力为岛上的(de)石头房子留下些记忆。
我(wo)们(men)往后回忆起这段日子定是(shi)挂着笑容的(de),和我(wo)们(men)遇到的(de)吴永根大叔、吴昌根大叔、谢根雪大叔、黄雪娣阿姨、谢序荣弟弟、黄爱连奶奶、吴同学、叶美彩阿姨、邵明德大叔、潘意晋小朋友、杨苏琴阿姨以及潘意晋小朋友的(de)爸爸......给我(wo)们(men)满脸笑意一样。2022年8月3日 在吴永根大叔家,紫月在采访(聊天),永慧在画画,新宇在拍摄,我(wo)在剥虾。©周新宇2022年8月3日 本来在海边收牡蛎的(de)黄雪娣阿姨带我(wo)们(men)去她(ta)家 ©周新宇2022年8月4日 和潘意晋聊天时,我(wo)问,你(ni)的(de)朋友都在岛上吗?他(ta)停顿了几秒,说,他(ta)们(men)有时候和我(wo)玩,有时候不和我(wo)玩,所以他(ta)们(men)不是(shi)我(wo)的(de)朋友。©周新宇
小岛上的(de)日子,是(shi)7点钟就很热辣的(de)太阳,湿热的(de)海风,鱼虾的(de)味道;是(shi)下午5点出门买菜的(de)黄奶奶,写完作业(ye)去工地玩的(de)潘弟,从小在岛上长大会捉鱼虾的(de)谢弟,开杂货铺兼职担任理发师的(de)房东阿姨,煮海鲜年糕很好(hao)吃的(de)厨师张阿姨......他(ta)们(men)一位一位的(de)真实生活。
驻岛的(de)我(wo)们(men),或许会离开,但我(wo)们(men)生活在这里的(de)记忆会化作文字、图像、影像、声音......留在岛上。愿我(wo)们(men)留下的(de),能够不辜负我(wo)们(men)在这里收获的(de)善意和温暖,希望这座岛和生活在这里的(de)人(ren)们(men),迎来更多愿意为这里创作的(de)人(ren)们(men)。2022年8月8日 通往海山的(de)大桥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2022年8月8日 海边工作的(de)岛民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2022年8月5日 虹田村支部 一位老奶奶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2022年8月5日 陈绍根老书记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2022年8月5日 处理葱苗的(de)村民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2022年8月8日 海边工作的(de)岛民 ©Local本地海山驻岛团队(tuandui)(dui)
原标题:《如果岛上气候稍微不那么湿热一点点,我(wo)就想移民过来了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11人留言! 共有:81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